試論紀錄片中故事化的敘事手法

2020-11-03 16:37:33 來源:采寫編2020年第5期

當前,在市場需求的驅動下,紀錄片如雨后春筍般浮現,利用人們審美,將真實事件與文藝元素加以融合,將人文歷史呈現在觀眾面前。故事化方法為紀錄片的呈現手段之一,使用此方法可縮短觀眾和紀錄片中人物、事物間的距離,提高紀錄片的觀賞性,因此,研究其中故事化敘事手法的運用對紀錄片發展意義顯著。

一、紀錄片中故事化概述

在影視藝術這一范疇內,紀錄片為其中一類,和電視劇、電影等藝術創作存在共通之處,即都需借助故事化形式對內容加以描述。但是,紀錄片的特點和電視劇與電影等運用的故事化敘事存在區別。紀錄片當中呈現的是生活當中真實的事件,以此為素材,輔以故事化敘事方法,展開創作,旨在賦予紀錄片故事性質。紀錄片是從文學、戲劇等藝術的基礎上實現發展的,創作過程,借鑒以上藝術當中故事化敘事方式,同時吸收了其他藝術中的故事化要求。如:創作過程,吸取電影和電視劇中故事化方式,設定故事開端、高潮和結局等,實現對人物、事物等塑造,為觀眾設置懸念,使得紀錄片講述過程,不僅是記錄生活過程,而且是利用敘事方法,為受眾呈現“故事”,這種創作方式賦予了紀錄片強大的吸引力,并且在表現方式上更具靈活性。

二、紀錄片中故事化的敘事手法呈現

(一)主題與視角選取。

1.主題方面。紀錄片的主題選取為拍攝過程核心要素,在選題過程,需選擇富含正能量,具有積極象征意義與傳播價值的主題。當前,社會公眾受到各種思想的沖擊,在情緒方面較為混亂,部分消極、黑暗的情緒也在其中。紀錄片存在的意義為引導受眾感受到積極的正能量。因此,紀錄片的主題選取,需以引導受眾“三觀”為主,同時和當前時代中的主流思想方向一致,才能發揮教化功能,促進社會進步。與此同時,紀錄片的主題選取還需具備深遠的含義。創作者需將片中環境、人物以及社會關系等,通過故事化的形式,深深留在受眾腦海當中。故此,在選題環節還需關注其教育意義,能夠對受眾產生啟發,促使其更好地處理自然關系、人際關系等。

此外,主體的選取還需具有時代意義。新時代,國家倡導民族精神和工匠精神。紀錄片《瓷生有你》的選題,充分契合當前國家主旋律,對工匠精神進行弘揚,彰顯出一代定瓷工匠堅守民族工藝,不斷將這種民族精神、文化等弘揚出來的行為。

2.視角方面。紀錄片視角的選擇,關乎故事情節的發展,同時,視角和作品呈現的切入點息息相關。在選擇過程,需要契合主題,突出內容的故事性。以《舌尖上的中國》中“春筍”這一主題內容為例,在故事編排、呈現等過程,全部以“春筍”特點展開描述。通過“挖筍人”的辛勤勞作,為飯店供應新鮮的食材,接著展現出飯店按照加工工序,不停地加工,以上一系列內容都是展現出春筍具有“易變質”“易老化”等特點[1]。在主題為“松茸”那期節目當中,創作者從松茸的采摘、售賣等角度展開拍攝,敘述故事,引導人們產生聯想,找到餐廳中松茸高昂價格起源。通過這樣的內容,感受當地風土人情,感受百家知識,帶給人視覺層面與心理層面的強烈感受。在紀錄片《生門》當中,主要記錄醫院婦產科當中發生的各種事件,選擇典型類事件作為紀錄片的切入點。其中一期內容為母親患有白血病,但是她寧愿犧牲自己的生命,也要將腹中孩子帶到世界上來,以此為切入點對受眾的吸引力較強,可引導其探究事件真相。

視角的選取,對紀錄片故事情節總體發展有重要影響。通常而言,為展現紀錄片在內容方面的真實性,被記錄的人物為典型人物,導致受眾和主人公之間產生距離感,加之記錄過程中規中矩,導致大眾觀賞熱情不高。對此,通過故事化敘事,可在保持事件真實性基礎之上,使用新穎的呈現方式,易于受眾接受。在紀錄片《溥儀與他生命中的五個女人》當中,創作者從紀錄片的主題方面為切入點,通過五位女子和溥儀之間的故事,將其一生的曲折展現得淋漓盡致。

紀錄片《瓷生有你》的選題主要從“定窯”出發,其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但是人們對其熟悉程度并不高。為避免紀錄片帶給人們枯燥之感,在拍攝過程,通過主人公和瓷器之間的故事,將白耀亮工作、生活等展現在觀眾面前。以定瓷人的故事,生動展現紀錄片內容,活化瓷器,并賦予之生命,進而實現活化紀錄片的效果。通過以上內容,可以總結出,當紀錄片的選擇視角、主題等各不相同時,就會引導其情節發展,因此,在主題與視角的選擇方面需要盡可能貼近生活。

(二)情節與內容的構成。故事源于生活,情節組成故事,利用鏡頭將生活中的細節捕捉進來,通過挖掘其中的閃光點,喚起人們的情感共鳴。因此,敘事手法中的情節刻畫十分重要,但是也是較為困難的一點。

如:紀錄片《瓷生有你》拍攝過程,創作者對故事細節關鍵之處有重點體會,單純具備故事情節,但是細節的捕捉不到位也會對畫面感造成影響。此紀錄片創作過程為長期跟蹤。在攝像環節從細節層面入手,當拍攝者和主人公白耀亮一起談到其恩師時,他向拍攝人員展示了他認為人生中最寶貴的證書,就是恩師將其收作弟子證明。在交談過程,拍攝者關注主人公眼眶濕潤這一細節,伴隨著哽咽的發聲,此細節為內容升華關鍵點,在拍攝瞬間進行記錄,捕捉到紀錄片中人物真實的情感。同時,在拍攝過程,相關人員還對主人公妻子進行采訪,提出問題“他在生活當中,哪些地方讓您最感動,在其忙于定瓷工作過程,會不會忽視家庭?”此時白耀亮妻子表示其非常關心家人,在這個場景下,二人熱淚盈眶,這些都是拍攝過程對情節的把控,通過一系列故事化的情節,展現出主人公是一位熱衷工作,同時關心家人的人[2]。

在創作紀錄片過程,可選擇人物、風景或者事件等作為素材,但是在拍攝環節,還可按照自身思想重新提煉內容。部分故事情節難以按照制作者意志進行轉移,而呈現在熒幕上的紀錄片中的情節都是經過精心選取的,其中包含編導人員的主觀意識,在內容與情節的設置上,需要保證內容的客觀真實特點,遵循“真實至上”之原則,依托生活中存在的沖突與矛盾,合理設置情節,滿足觀眾好奇心理。同時,讓觀眾欣賞的過程形成自身和他人之間價值觀念方面的碰撞。故事化敘事過程,需要通過情節將紀錄片的內容撐起,以情節彰顯故事的觀賞性、趣味性等,獲得受眾認可。

(三)沖突與懸念的強化。在紀錄片的情節設計方面,需要展現出和生活之間的沖突與矛盾,之后形成這種矛盾沖突,才能構成紀錄片的故事性,激發人們產生獵奇心理,進而在矛盾的沖突下產生一探究竟的沖動。因此,在創作紀錄片的環節,懸念設置不可缺少,在設置過程,方式相對靈活,可將其設置在紀錄片開始部分,也可將其設置在中間部分,又可設計在結尾部分。通過紀錄片的解說詞或主人公等,向觀眾提出系列問題,將懸念巧妙布置于問題當中,在紀錄片逐漸推進環節,逐一解決問題,如抽絲剝繭般將問題剖開,帶給觀眾“撥云見日”的觀看感受,同時獲得視覺上和心理層面的滿足。

例如: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主題為“田螺”的那期,在片頭位置先交代了故事發生環境背景,村民準備工具,騎摩托車向山腳下小河方向走去。此時,配音提出問題“他要去哪兒?做什么?”為觀眾設置懸念,在漆黑的環境氛圍下,巧妙運用矛盾、懸念等敘事方法,強化紀錄片的故事感。

在紀錄片中,使用故事化敘事形式,沖突、懸念的設置為關鍵內容,也是決定其是否能夠吸引觀眾的重要因素。部分紀錄片拍攝過程,也設置了懸念,但是可能過于隱蔽,人們難以在有限的時間內順利發現。此時,編導人員可根據事件背后的故事,發散思維,加大力度挖掘故事中具有價值的信息,使用簡單的一句話,設置懸念,引導觀看者探究其中的故事內容。創作人員需掌握懸念使用,靈活運用,強化故事觀賞性,創新敘事方法的運用形式[3]。

總之,所(下轉第166頁)(上接第168頁)有事物的發展過程同時面臨著機遇與挑戰,紀錄片的發展同樣如此。隨著紀錄片創作過程故事化敘事的應用,使得其受到觀眾的廣泛喜愛。但是,故事化敘事為創作過程使用的手段,以此激發觀眾的收看興趣,因此,故事化運用過程,需要把握適宜分寸,不可嘩眾取寵,為增添其故事性產生弄虛作假的行為,導致紀錄片真實性不足。合理使用、揚長避短,才能發揮故事化敘事的作用,為紀錄片長遠發展提供保障。

采寫編雜志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河北日報報業集團-采寫編-聯系我們

冀ICP備 09047539號-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13120170002 冀公網安備 13010802000309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冀)字第101號 |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311618號 | 冀網文〔2017〕3106-010號

河北新聞網版權所有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法律顧問:河北冀督律師事務所 臧濟華

www.hebnews.cn copyright ? 2000 - 2020

河北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經營性備案信息 網絡文化經營單位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新聞記者證管核系統

国产美女被遭强高潮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