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抗“疫”報道的話語分析

2020-08-21 15:08:39 來源:采寫編2020年第4期

自從201912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在武漢發現首例并有感染暴發現象,主流媒體尤其是《人民日報》逆向而行,發揮其主流媒體的資源和力量,深入新冠肺炎疫情第一線,公開透明報道抗“疫”實況,“疫”情知識普及,穩定了公眾情緒,引導了正向輿論導向?!度嗣袢請蟆纷鳛橹髁髅襟w之一,在健康傳播中通過其話語構建起到了重要作用,其通過主題選題、文本結構、語句使用等凸顯了背后意識形態的導向,通過報道向受眾潛移默化地進行傳播,改變了受眾的認知、態度及行為。

話語作為一種隱含的權力,不僅是社會實踐的語言表達,也是整個社會變遷的體現,通過對健康傳播視角下《人民日報》抗“疫”報道的話語分析,研究其話語是如何被有效構建并認同的,對于健康傳播的發展有啟發意義。

一、健康傳播及話語理論

健康傳播可定義為包含任何健康信息的人類傳播形態,在這一類概念界定中,最著名的是美國傳播學研究者羅杰斯提出的健康傳播定義:所謂健康傳播就是指所有有關人類傳播所涉及的有關健康的內容。帕特麗夏·蓋斯特-馬丁的《健康傳播》從生命周期的視角切入,講述了健康傳播活動如何貫穿了人的一生,探討了健康傳播背后的文化價值和政治現象。我國健康傳播學研究發展較晚,最先起步于臺灣地區,其傳播學界學術期刊《新聞研究學》在1999—2000年期間研究的重點為“健康傳播”。我國大陸傳播學萌芽的標志是2000年發表的《論健康傳播兼及對中國健康傳播的展望》。健康傳播是從傳播學與多門交叉學科的交叉特征中發現并關注健康與傳播的關系,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可運用傳播學的相關理論與研究方法達到預防疾病從而提升健康水平的目的。

話語是指在一定語境中所形成的文本的語言運用單位,話語研究就是從文本和語境兩個視角來分析話語的結構、再現和認知以及影響該話語建構的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因素。話語背后往往隱藏著意識形態,對于話語研究的本質在于在特定的研究社會背景與實踐中,是什么原因產生了這種話語,其表述是否能在一定程度上自我證明,它又會產生什么效果?

二、研究方案設計

本研究重點考察《人民日報》。在人民日報圖文數據庫中,以“新冠肺炎”“抗疫”,搜索到相關文章909篇??紤]到研究的準確與嚴謹性,本研究以2020年2月5日至2月28日(新冠肺炎疫情進入集中救治階段)的《人民日報》抗“疫”報道為分析樣本,共195篇。

本文將抗“疫”報道分為報道數量、報道主題、報道題材、報道來源等類目進行分析。

報道數量:截取2020年2月5日到2月28日內報道的總數量。

報道主題:主要包括中國疫情防控、政府重要講話、國際聯手合作抗疫、醫護人員抗疫、物資運輸、黨員故事、疫情知識普及、疫情中經濟發展等主題。

報道文本:主要從新聞文體的分類入手,主要將其分為消息、通訊、深度報道、評論、專家訪談。

消息來源:媒體記者直接采訪、通訊社采寫、政黨和社會團體等部門提供的稿件。

三、《人民日報》抗“疫”報道樣本分析

筆者將從報道數量、報道主題、報道文本、報道來源這四個方面對《人民日報》的抗“疫”報道予以具體分析。  

(一)對抗“疫”報道的數量分析。筆者發現,在新冠肺炎疫情集中救治階段,一開始鮮少有關于抗“疫”的報道,之后報道數逐漸增加,呈上升趨勢。2020年2月5日《全力奮戰 英勇奮戰 團結奮戰》為此階段發布的第一篇文章,時隔三日后2020年2月8日才發布有關抗“疫”的文章,僅一篇。然而到了2020年2月12日,其有關抗“疫”的報道達到了12篇,此后更是不斷增加,2020年2月27日達到了此期間的最高值,為20篇。簡言之,《人民日報》抗“疫”報道一開始報道數量總體偏少,之后呈現上升趨勢。

(二)對抗“疫”報道的主題分析。經過對195篇的樣本文本的主題提煉分析,筆者將《人民日報》對抗“疫”報道議題概括為9大類:分別是中國疫情防控、政府重要講話、國際聯手合作抗疫、醫護人員抗疫、物資運輸、黨員故事、疫情知識普及、疫情中經濟發展、其他。大體上涵蓋了疫情報道中各個方面的熱點問題。通過對其數據進行統計發現,《人民日報》對醫護人員抗疫和中國疫情防控報道所占比例較大,分別占總數的26%和23%,疫情知識普及所占比例相對較少,僅占總數的2%。在此次抗疫“戰爭”中,醫護人員發揮了重要作用,所以對奔赴抗疫一線的醫護工作者進行了大量的報道??挂叩膶崟r情況受到舉國上下的關注,所以中國的疫情防控報道內容相對較多。

(三)對抗“疫”報道的體裁分析。新聞報道常見的新聞文體有消息和通訊,筆者經過統計,《人民日報》在抗“疫”報道中消息為135篇,通訊為45篇,深度報道為7篇,評論為5篇,專家訪談為1篇。由此可看出,消息是《人民日報》抗“疫”報道最常用的報道體裁,占到69%,其次是通訊,占到23%。深度報道、評論、專家訪談相對運用較少。作為黨報,《人民日報》以消息體裁為主,堅持新聞的真實、及時性,從而體現了媒體瞭望者的角色。

(四)對抗“疫”報道的來源分析。提供詳細的信息來源是新聞采寫流程中的一道重要工序,甘惜分曾給信息來源下過這樣的定義:“消息來源就是在新聞報道中提供了事實、材料、觀點的人或者機構?!?/p>

對于抗“疫”報道消息來源數據統計,《人民日報》抗“疫”報道的主要消息來源于記者直接采訪為62篇,來源于新華社采寫為85篇,來源于政黨、社會團體等提供的稿件43篇。從總體分布看,《人民日報》抗“疫”的消息來源均衡多元,不依賴單一的信息源,體現了其作為主流媒體的權威性和公信力。

四、話語分析

研究認為,從話語傳播者的角度考慮,作者應該運用恰當的話語策略來保證話語權力傳播的成功;從受眾角度來說,話語權力的作者應該在某一限定的框架內充分考量受眾的接受能力和方式。因此,本文擬從“話語文本、話語主體、話語溝通、話語語境”四大要素來分析《人民日報》的抗“疫”報道。

(一)話語文本。在抗疫期間的報道中,《人民日報》多采用客觀、簡易描述性語句。文章結構多采用倒金字塔結構,單刀直入將事件進行梗概講述。由于疫情在全國性暴發,對于其事件的關注熱度持續上漲,媒體對受眾的影響力面積也在擴大,報道事件的易懂性、簡潔明了性顯得尤為重要。2020年3月4日《用好中醫瑰寶》寫到“中醫醫護人員盡銳出擊,全力支援湖北和武漢;中醫治療通用方納入全國診療方案;中醫藥專家全程參與、辨證施治”,直接明了強調了中醫的重要性。不僅僅是語言的使用,從2020年1月21日開始,《人民日報》每天都在要聞版刊登2至3條新冠肺炎疫情消息,利用數據來向讀者傳遞抗擊“疫”情進展,每天的新增疑似人數、新增確診人數、新增死亡人數進行真實透明的播報,由此看出在公共危機事件發生之際,向受眾的健康傳播往往是直截了當、透明化的文本輸入。在報道中,《人民日報》巧用比喻,注重新聞報道的靈活性和真實性,修辭的使用在尊重客觀事實的基礎上,使得內容的呈現更加豐富多彩。在抗“疫”報道中,《人民日報》將新冠肺炎的防治比喻為“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這使得新聞事實的呈現更加形象化、更貼近,但是又沒有背離新聞的客觀性、真實性。

(二)話語主體。話語主體是健康傳播的主導者,話語主體擁有其專業素養與公信力,才能達到其傳播效果。在抗“疫”期間《人民日報》的報道中政府處于話語權的主導地位。話語權的主導地位不僅僅體現在數量上的優勢,還體現在官方信息來源,文中大多有國家領導人講話、疫情防控中心發布的消息、政府有關疫情的調查報告等有關字眼?!邦I導人話語”成為媒體健康傳播的典型話語文本之一,通過其話語的直接引用,大眾傳媒擁有了其官方性,使得大眾更容易接受。通過具有權威性的話語主體構建,加大讀者的信任度,更能加深健康傳播的效果。

(三)話語溝通。健康傳播需要傳播者的專業性,但同時也需要受眾對其話語的理解才能產生共鳴,達到傳播效果。在兩者溝通中就需要不斷豐富話語的形式與內容。話語的符號形態,既包括自然語言和文字,也包括圖片和視頻以及其他一切具有符號性質的媒介?!度嗣袢請蟆吩诳埂耙摺眻蟮乐胁粏渭兊氖俏淖值膱蟮?,其內容形式不斷豐富,將圖片與文字相結合,排版形式多樣化,并且VR+新聞此新形式也在推動中。通過其內容形式的更新,健康傳播中的話語溝通更加簡單化,讀者對于信息的解讀更加精準化,加大了溝通的效率?!度嗣袢請蟆凡粌H僅有其客戶端,公眾號與微博也是其聯動平臺,互聯網通過其個性化推送以及用戶的及時反饋互動,加深了用戶之間的話語溝通,在疫情期間,人民日報的相關報道達到空前的評論量和轉發量,傳播主體更能及時滿足用戶所需,比如“武漢疫情信息披露”事件、“湖北省紅十字會對捐贈物資發放不合理”事件等,通過網絡的公眾議題,主流媒體發揮其資源與優勢,深入采訪報道,滿足用戶所需,得到用戶的信任,促進了其健康傳播信息的輸送。

(四)話語語境。傳媒話語生產受政治因素、社會因素、文化因素、專業因素等外部控制因素的制約,健康傳播的話語生產同樣如此。我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國家,《人民日報》是黨和人民的喉舌。正是在這種制度和文化背景下,面對疫情的暴發,《人民日報》在語境的限制下,探出自己獨有的路徑,為黨和人民發聲,發布國家領導人抗“疫”重要講話,對人物進行典型報道?!度嗣袢請蟆匪鶊蟮赖牡湫腿宋锎蠖嘁云胀ㄈ宋?、普通黨員、干部為原型,比如《“我是黨員,我先上!”》講述了“哪里最需要、哪里最辛勞、哪里最危險,哪里就有共產黨員挺身而出的故事報道?!眻猿终_的輿論導向,積極正面抗擊“疫”情。

在日新月異的今天,人們越來越關注自身的生活質量,所以健康傳播顯得尤為重要。大眾媒介看到健康傳播的發展所在,但是如何在受眾身上產生效果,并對其傳播內容產生共鳴,這成為一個難題。

通過對《人民日報》抗“疫”報道的話語分析,其在健康傳播方面的經驗為大眾媒體提供了借鑒。首先,其傳播話語文本簡潔明了,用數據事實說話,更具有說服力,受眾在理解方面更加簡單易懂。報道中利用一定的修辭手法,豐富了文章內容又不失文章的真實性。其次,傳播話語主體多為政府,話語權主導者具有一定的權威與專業素養,其話語傳播有一定的信服力,更能直擊讀者的心靈,讓其信服。第三,在話語溝通上,健康傳播內容與形式雙驅動協調發展,圖片與文字相結合,使得話語傳遞更加清晰,提升了和讀者的互動,更加深入與讀者的溝通?!皟晌⒁欢恕钡钠脚_聯動,運用大數據推動了用戶的個性化定制,用戶的反饋更加及時,媒體與用戶互動溝通更加完善。最后,話語在語境的限制下,《人民日報》走出了自己的路徑,為黨和人民發聲,傳播“疫”情信息,通過典型人物的報道加深用戶的信服,更好發揮其輿論引導力?!度嗣袢請蟆芬远嘣男问?、豐富的內容、多重視角,完成了其健康傳播的功能,通過作用公眾的認知態度與行為上被公眾認可和接納。作為主流媒體的《人民日報》在抗“疫”報道這一話語的建構中發揮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參考文獻:

[1]羅彬,胡嘯.傳播儀式觀視閾下的話語建構研究——以《兵團日報》構建“兵團精神”話語為例[J].新聞愛好者,2019(12):43-46.

[2]王億本,羅寶勇.美國新媒體健康傳播的話語分析——以MedlinePlus網站為例[J].淮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5,36(02):125-128.

[3]沈正賦.突發公共事件的危機管理、輿情應對和共情傳播——基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檢視與思考[J].對外傳播,2020(02):42-45+1.

[4]曾慶香.新聞敘事學[M].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 2005:2.

(作者單位:新疆財經大學文化與傳媒學院)

采寫編雜志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河北日報報業集團-采寫編-聯系我們

冀ICP備 09047539號-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13120170002 冀公網安備 13010802000309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冀)字第101號 |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311618號 | 冀網文〔2017〕3106-010號

河北新聞網版權所有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法律顧問:河北冀督律師事務所 臧濟華

www.hebnews.cn copyright ? 2000 - 2020

河北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經營性備案信息 網絡文化經營單位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新聞記者證管核系統

国产美女被遭强高潮液